一肖中特免费费资料大全 > 恬淡 >

恬淡如诗_新浪博客

2019-09-07 16:57 来源: 震仪

  老家的亲戚很多,由于长期不来往,大多已经不认识了。至于印象嘛,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唯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父亲的一个远方表亲,小时候跟着父亲回老家,父亲让我叫她“姑婆”,大点了,我知道了她夫家姓吴,也就年年在见到她的时候多了两个字“吴家姑婆”。大人们都给我纠正了很多次,直到懒得再纠正为止。于是,“吴家姑婆”就被我喊出了名。最后,村里的大人小孩都喊她“吴家姑婆”。

  吴家姑婆有个独生儿子,老实得近乎傻子,只知道做些出气力的憨活路。父亲有很多次把他带到城里,给他找了事情来做,他总做不好,最后还是被父亲送回家去种点田地,做点竹编小活。

  说起吴家姑婆,父亲就如尊敬老母亲一样,不许我们小孩子说她什么。吴家姑婆对我们一家也格外好。每年地里的新米要给我们留着,说小孩子吃了新米熬的稀饭聪明。那种新米我可没有少吃,可是也比牛聪明不了多少。每年新黄豆打下来,她就坐在门前的大青石上,一粒一粒慢慢地挑选,她选出的黄豆都粒粒饱满得要涨开似的。我喜欢吃煮黄豆,每次想吃的时候就想吴家姑婆。每次跟着父亲给她带点城里的糕点糖果,到下次去看她的时候必定还拿出来“款待”我。

  假期很快就在我的忙忙碌碌的玩中结束了。我也早把那几片叶儿忘了。十月的一天,妈妈让我帮她把花缸抬进花房去。我竟然发现那几片叶子还是那么绿!长长的叶子不再是刚插下去时软软的耷拉着脑袋的样子了。一片片叶子精神地直立着,好象在向人们展示它顽强的生命力。我惊奇它的存在,更惊奇那顽强的生命力。细细看去,每一片叶子的两侧,对称地挤出了绿绿的小刺。小刺周围毛茸茸的,好象在护卫着新芽儿。透过这几片叶子,我分明感受到了妈妈付出的辛劳,妈妈付出的心血,妈妈耗去的时间!她像照顾新生儿一般的无微不至,像对待儿女一般的精心呵护,使那几片叶子生机盎然。

  冬天是寒冷而漫长的。我总记得给昙花浇水,亲自体验付出那别致的母爱收获的快乐。整个冬天,昙花如熟睡的婴儿,除了绿还是绿,一点都没有让我感到新鲜。

  听着你的话语,我已经无言。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!我们都有了家庭,都有自己珍爱的孩子。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平面,却永远无交点!我惶惑,我看见你就手足无措。我想逃跑!——从你的视线里消失,从网络中

  曾经听你朗诵过好多遍《放不下的是你》,真的没有想到,现在我居然要用同样的题目——放不下的是你!

  早上,我从梦中醒来,泪水不知何时已经打湿了枕头。梦见你了!我一定是梦见你了!我傻傻地拥被而坐,心里酸涩痛楚。梦中的你,还是那么儒雅,那么俊朗;梦中的你,笑声依旧,话语依然;梦中的你,淡淡地叙述着你身边的故事,深情地朗诵《放不下的是你》;梦中的你,轻轻地说:“我要为我的好朋友唱一首歌——”。如今,歌声未断,情缘已了!不是我的错,是我没有勇气,也不该有这份勇气留在你的视线中。我悄悄离开了,但是我的心何时离开过你啊!你不知道,每天都有个人悄悄到来,黯然离开。多少次,你在麦上一遍遍地唱着,看见你的神情,好孤单,好寂寞,我的心好痛!多少次,我为你献花,给你美酒,可是你一个表情符号都不回,我的心里好苦!多少次,我给你打出一行字——“你好象不开心?能和我聊聊吗?”你只简单一句:“对不起,我不聊天。”我的心好酸!当你在深夜,独自一人在聊天室一遍遍的放你的录音《今夜让我静静地想你》时,你可曾看见一个陌生的马甲久久停留,不愿离去?你不知道,我的心已经游离在我躯壳之外,随你在网海里飘游。你的痛通过你

  傍晚,习习晚风吹动树梢,树叶儿快乐地摇摆着小手,招呼着飞倦的小鸟快快归巢。江水对着低翔的白鹤,述说着千年的梦——哗,哗,哗。。。。。。如泣如歌,引得无数行人驻足。漫步江边,听小孩欢笑,看鱼翁垂钓,自由自在呼吸新鲜空气,天朗朗,人也朗朗,真是惬意无比!然而,此时此地的我,形单影只。美景、凉风、江水、白鹤好象都与我相隔万里。只有你,贴近我的心。

  多久没有你的消息了?我问自己。两天!就那么不到二十四个小时——我们的约定。你说:“我们几个朋友要上九华山去,可能两天才能回来。”我潇洒地笑了:“去就去呗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我会照顾好自己,会玩得很高兴。”你也笑了:“你终于长大了,不要我担心了。”我对着你傻笑,你却沉思起来。短暂的沉默过后,你抬起头:“我要为你祈福。”我又笑:“谢了,好人一生平安!”“好人一生平安!”简短的话语,深情的眼神,真挚的祝福,都刻在我的心底。那一刻,我除了感动还很幸福。

  第一天,我上班,忙家务,一直没有想过上来看看,因为你不在。晚上,开始把手机开了关,关了开,多么想收到你的信息。我想告诉你,我习惯了你在我的身边;我想告诉你,我习惯了听你的朗诵;我想

  网络给了你什么?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。我的答案最简单。网络给了我一个你!为了这个答案,我曾经手足无措,心慌意乱;我曾经夜不能寐,食不知味;我曾经锁住自己的手,让它别再深情地敲打键盘;我曾经给你留言:别等我,我很累,不想上网了,让你难过好几天;我曾经找了好多朋友在家里玩牌到深夜,只为不把你挂牵;我曾经出门旅行,纵情山水,妄图忘记你。可是,最后我向自己举了白旗!我输得彻彻底底!

  清晨,我从梦中醒来,眼角边泪还没有干,我知道,在梦里我们曾经相望无言。说过千百遍的话还是:“我们做一生的朋友,好吗?”我们清楚地知道,我们的相遇、相知、相惜,是网络无数故事的翻版。有多少痴情男女,从喧嚣的滚滚红尘中飘进网海,一个猛子下去,扎得有多深,心就有多痛。很多人痛过了,觉醒了,洒脱了,麻木了。我们做得到吗?我找不到答案的出口,你也在努力探求,犹如求证一道哥德巴赫猜想般不遗余力。有结果吗?答案是有的——枉然!

  我们分别在那悠长的午夜,我独坐屏前,看不下去一个字,听不进去一个音符,眼前跳动的是你的身影,耳边飘荡的是你的声音。“问世间情为何物?”我仰头面对屋顶,却不知道要问谁要答案。情为何物?竟让我如此痴迷,如此痛苦,如此忘我,如此不解。

  曾经,梦见自己和你手拉手走在一片草地上。好美的草坪!细细密密的草挤挤挨挨,草间偶尔冒出几朵淡紫色的花朵,几只小粉蝶在花草间翩然飞舞。我们像顽皮的孩童,挥舞着双手,要将粉蝶抓入手中。粉蝶飞,我们追,粉蝶舞,我们笑。你说:“你看,你就像那只,我就像这只。”我拉着你的手,悄悄地说:“它们好幸福,我真的好羡慕!”你望着我,轻轻揽我入怀。我感受到了你的体温,我感觉到了你的心跳。就那么轻轻靠着你的肩头,我们站了好久好久。“我们会成为化石吗?”我问你。你笑了,笑得好幸福:“会!但是,我们会成为永恒。”就为了这个永恒,我们阅读评论收藏查看全文